「教育。」


日期:2021.03.16
地點:台北市
.
「如果你未來畢業,你想為這個社會做什麼?」
.
「目前還不是那麼確定,但應該會做教育。」
.
去年面試研究所時教授問,自己當下這麼回答。不曉得是什麼時候種下想做教育的種子,但似乎一直都對「老師」的角色情有獨鍾。
.
想起送審的推甄報告裡,寫下的是自己如何實踐冒險治療,寫下的是每個實踐背後的理由,這些理由,某種程度似乎象徵的是自己對屁孩有著自己的期待。
.
我期待他們能夠成為自己。
.
或許就是到此刻還在確認自己是誰,所以才有這樣的期待。
.
不太確定所謂的「教育」是什麼,但有時感覺「教育」像是一種傳教,某種程度似乎是把所謂「正確」的價值傳遞出去。
.
而所謂「正確的價值」象徵的似乎是自己此刻的信仰。
.
在過去一整年,不管是在機構做輔導、陪伴,還是寫了方案實踐所謂的「冒險治療」,心裡期待的是創造真正去中心化的環境。
.
比起以我們這些在機構裡被稱之為「老師」的輔導員,當他們的榜樣,心裏更希望他們能夠學會找到自己真正願意相信的價值。
.
大概就是心裡不認為世界有所謂的真理,所以才想要「去中心」,我希望他們願意在有限的生命裡,尋找屬於自己的答案,然後成為自己。

但「想要去中心化」本身似乎就已經象徵了一種價值,大概就像以「無」作為精神的佛學,但想要做到「無」,某種程度似乎仍然得信仰佛學。
.
「如果存在本身終究需要帶著一種價值,那我的又是什麼?」
.
心裡渴望創造去中心化的環境,或許相信的是此刻的「存在」之所以值得,是因為每個存在的獨一無二,也因為獨一無二,所以需要花時間去找到自己的「獨一」。
.
所以做了「野營讀書會」,希望能一起從讀物的討論,找到自己獨一的答案,希望在這樣的嘗試中,找到願意一起尋找答案的夥伴。
.
為了創造所謂「去中心化」的環境設定了很多規則,心裡希望參加的人也是對這樣的價值有興趣的人。但如果相信的是每個人的答案是「獨一的」,這樣的設定某種程度好像否定了自己的相信。
.
或許其實自己真正相信的不是所謂每個人都有獨一的答案,而是願意一起尋找的。
.
又或許心裡仍然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,只是尋找答案的過程需要的是「一起」。
.
對自己疑問,暫時還不曉得該如何修正對讀書會的設定,希望幾次的累積能找到方法。
.
近期籌備公司未來新的活動,與夥伴有許多爭執。在所謂的理想與現實間有無數的矛盾,即便談的都是理想,仍然存在信仰不同的拉扯。
.
雖然寫下無數關於「創業」的筆記,但其實心裡並不是真的這麼想創業。但此刻下定決心這麼做,或許某種程度仍然期待功成名就。
.
內心求的其實也不是那些早就被定義的成功。如果要為所謂的「功成名就」定義,大概會說是找到願意一起的夥伴。
,
如果未來想要做的是教育,大概想要傳遞的是讓參與的人,相信身而為人,之所以值得存在,是因為我們能夠「一起」。
.
模糊的自己,上山驗證答案
.

-智輝-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